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系统:夫郎他被宠哭了

第八十一章 女皇就算是放鸽子也不会失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重生系统:夫郎他被宠哭了》来源:..>..

    落日之前,水影月一行人顺利到了皇宫之中,依旧被安排在早已布置完毕的寝宫,月下影。

    “姐姐好好在寝宫歇息片刻,我去母皇陛下那边禀告姐姐回来的好消息!”水怜儿喜上眉梢,三两句交代之后便留下两位男宠在寝宫,转身在宫人的簇拥下离开了。

    水影月看了看沉默寡言的两位男宠,倒是没多说些什么,毕竟现在的皇宫对她来说是场。既然身在场,被牵制倒也并不是什么事。

    “不愧是妻主大人,就连寝宫都如此富有诗情画意。”方染衣一边感叹一边环视四周,似乎是在寻找什么,问道,“只是不知妻主大人此处可备有小厨房?”

    “嗯?怎么你这就饿了?”水影月其实也算不得寝宫的主人,随意招呼了一个看起来年龄最大像是女官的婢女问道,“诶请问小厨房在哪里?”

    一身墨绿长裙的女官显然是第一次受到主子如此气的招呼,吓得连忙跪倒在地,回答道:“回大殿下,小厨房在后院,奴婢派人带大殿下去。”

    “啊我不去,你带方染衣去就好了。”水影月摆摆手,对方染衣道,“你最好快些回来,也不知道母皇陛下何时会召请我们。”

    “妻主大人放心,女皇陛下是不会面见我等草民的。”方染衣心里倒是清楚,转身跟着宫女进了后院,也没解释要做什么。

    水影月想了想,还是放弃了系统监视,她还不想活的那么累。

    转头,发现女官仍旧跪在地上不起,抿唇问道:“你可是寝宫的掌事女官?叫做什么名儿?”

    “回大殿下,奴婢叫做青簪,是大殿下的掌事女官。”青簪说着,跪得规规矩矩的,丝毫没有起来的意思。

    “青簪。”水影月喃喃道,在心里记下了这个名字,右手握紧了贺兰的手往寝宫内走去,说道,“起来说话罢。”

    “谢大殿下。”青簪利落起身,很有眼色地招呼女官拍得整整齐齐地一起站在了寝宫门口,显然是要开始介绍人员给水影月了。

    但水影月也没想着在皇宫里久待,见这阵仗连忙说道:“不必了,你先叫他们下去,你一人留下就好。”

    “是,大殿下。”青簪允诺,转身又遣散了宫女们。

    贺兰见此也谨言慎行,从不多言,进了寝宫也只是替水影月倒了一杯热茶,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抿唇尝了尝,这才放心地对水影月道:“水温合适,娘子渴了吧?”

    “有劳夫君了。”水影月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她可是渴死了,抬眼瞧见青簪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盯着贺兰,知道刚才端茶倒水的事情应该由她来做的,又说道,“这是我夫君,贺兰,我由着他伺候惯了,贴身的事情就交给他便好,我也说不动他的。”

    “是,大殿下。”青簪应下,又微微侧身对贺兰行了一个礼,只是语气显得冷漠了许多,“贺驸马。”

    “对了,你先前是哪个殿的?”水影月问道,想着应该不会是那些素未谋面的妹妹们的人吧?

    “回大殿下,奴婢是陛下身边的女官。”青簪知道水影月意之所指,“大殿下或许记不太清了,大殿下年幼时,奴婢也是伺候过的。”

    “哦……”水影月想,老熟人啊,不过她能记得才怪了,说道,“确实记不得了,我先前落水失忆了,你应该有听说过吧?”

    “回大殿下,奴婢不甚清楚。”青簪颔首。

    水影月冷笑,想着不愧是母皇陛下身边的老人,这嘴捂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难怪能在吃人的皇宫里活这么久。

    半晌,水影月也知道套不出什么话来,正郁闷气氛有些尴尬时,水怜儿蹦跳着从寝宫外匆匆忙忙跑来道:“姐姐,母皇陛下说她政务繁忙今晚不能陪你用膳了,特意让我给姐姐赔个不是!”

    说完,水怜儿即可在水影月面前站得端端正正,紧接着“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双手交叠放在眉心,喊道:“姐姐,抱歉让你久等了!”

    语毕,跟着水怜儿一同进来的男宠和宫女们也都纷纷跪下,当然还有青簪。

    “额……我倒是没事。”水影月和贺兰两人还稳稳地坐在桌前,在贺兰的搀扶下,水影月起身走到水怜儿面前,将手伸出,说道,“起来吧,我们一起去吃晚饭,我也饿了。”

    “好的姐姐!”水怜儿抬眸,双眼灿若繁星,双手紧紧握住水影月,顺势霸占了水影月的右手边,趁机说道,“那姐姐今晚我们……”

    “你可别得寸进尺。”水影月果拒,她知道水怜儿想说什么,颔首对青簪道,“青簪,传膳吧,顺便将小厨房的方染衣喊来。”

    “是,大殿下。”青簪领命,退了出去。

    “行了,你们也先回宫吧!”水怜儿也遣散了宫女,只留了两个伺候的男宠在身边。

    晚饭倒是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直到水怜儿软硬皆施都没办法留下,终于离开了寝宫之后,水影月这才问道贺兰:“夫君,我怎么觉得你自从进了宫之后便很少说话了?”

    “没有吧,娘子错觉。”贺兰抿唇一笑,温柔的眉眼坦然地望着水影月,看起来还是和往常一样。

    “不对,刚才水怜儿对你说了那么多挑衅的话你都没理她,你不对劲。”水影月狐疑地看着贺兰,“究竟怎么回事,夫君,你可不许瞒我。”

    “娘子是在担心为夫吗?”贺兰眯眼一笑,仍旧没看出端倪来,只是语气突然低落了许多,“为夫很高兴,只不过为夫更担心的是娘子的立场。”

    “我?我有什么好担心的?”水影月双眼茫然。

    语毕,贺兰看了看坐在一旁犯困的方染衣和立在一旁规规矩矩的青簪,意思很明确了。

    水影月会意,吩咐道:“青簪,你带方染衣回屋歇下。”

    “是,大殿下。”青簪应声,立马就要上来搀扶方染衣,却不想方染衣瞬间清醒,站了起来说道:

    “别碰我,前头带路。”转身又对水影月道,“妻主大人、夫郎大人,我先告辞了。”

    可惜了,听不到秘密了。

    “……这家伙,居然装睡。”水影月无奈地看着方染衣,还真是防不胜防。顶点小说手机站 m.x11kt.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