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矿业巨头

244、大佬的气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重生之矿业巨头》来源:..>..

    “陈总!你到这边来,那可真是稀!”耿飞冉最近正好就在燕京这边,跟何润琦一起处理沙寨钼矿的采矿许可证事宜,所以早早就来到了云顶大厦,“上一次董事会,你就没有亲自过来。”

    看到陈景河过来,也是热情的上前打招呼。

    陈景河满脸朴素的笑容,“今天接到通知,而且是李唐亲自给我打电话,说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商量,我放下电话就坐车赶往机场,直接坐飞机到这边来,生怕错过了会议时间。”

    “你不但没错过时间,还来得非常早,比燕京这边的几位老总来的还早。”耿飞冉拉着陈景河在休息室坐下来,倒了一杯茶。

    “李唐呢,怎么没见到人?”陈景河还有些纳闷,自己大老远跑过来,好歹是老朋友了,居然也没有出来迎接一下。

    “在办公室里面呢,我刚才进去看了一眼,脸色铁青,估计今天讨论的事情,小不了。”耿飞冉沉吟道。

    “塔勒戈铜金矿勘探工作圆满结束的消息,刚刚在国内外引起了巨大的反响。我今天过来,高高兴兴的,以为是李唐要跟我们一起分享成功的喜悦呢。”

    “看起来不是庆功会。”

    他们正聊着,外面又响起了议论声。

    华铝总公司的赖向荣和洛邑钼业的崔明远结伴而来,在爱丽丝的带领下,也走进了休息室。

    赖向荣朝陈金河和耿飞冉点头致意,坐在沙发上,优哉游哉的拧开茶缸盖子,仰头喝了一口浓茶,好奇道:“李唐呢?”

    “估计是在办公室准备会议资料。”耿飞冉说了一句。

    “李唐现在架子大了,我们千里迢迢跑过来,他作为主人家,居然都不出来迎接一下。本事大了,脾气也大了。”

    赖向荣显然觉得今天过来,就是倾听李唐关于塔勒戈铜金矿项目的巨大成就,喜事一桩,所以心情比较轻松,随口开了个玩笑。

    上一次跟李唐合作的项目,还是云上铝土矿项目,当时李唐在他眼里就是个初出茅庐的技术员。

    这一晃眼的功夫,身份地位已经今非昔比。

    没等他发牢骚,华金总公司的程牧野和牛福联袂而来,九江铜业的冯思年最后一位到达。

    不大的休息室内,坐着多位国内著名的企业家,手里的能量,一旦出手,必然是能够让华夏的经济市场抖一抖。

    每个人进来的时候,总忍不住问一句“李唐人呢”,没看到李唐亲自迎接,总感觉不太对劲。

    不过大家心情都不错,也都知道众城矿业又取得了重大的突破。

    所以,会议室立面倒也是其乐融融。

    李兴朝带着李欣琪和小希两个小姑娘,姗姗来迟,好在也没有迟到。

    “琪琪!”

    在场这么企业老总,论关系,程牧野跟李兴朝最熟悉,也是了解李兴朝的家庭情况,也是早就认识了李欣琪,看到他们进来,连忙招手:“来了来了,到程叔叔这里来。”

    “程总好。”李欣琪连忙打招呼。

    看到李兴朝坐下,她这才坐到了旁边的位置。

    “怎么样?”程牧野在李兴朝的耳边低声问道。

    “什么怎么样?”李兴朝不解。

    “你闺女的事情!”

    “现在的年轻人,对谈情说爱的态度,就跟懒驴似的,爸妈不在后面挥舞鞭子,她就站在原地不动弹。”李兴朝为了这事,愁了好些年了。

    这个事情,以前跟程牧野喝酒聊天的时候,也没少诉苦。

    “这属于是千年等一回,等的就是最好的姻缘。”程牧野侧头瞥了一眼李欣琪,两个位高权重的中年男人说起了悄悄话,“我看没有比李唐更好地女婿了,这就是个金龟婿!我要是有个女儿,我也给她推荐李唐!”

    “今天这不是来了。”李兴朝也只能给他们创造更多见面的机会,至于两人的发展如何,那就看造化了。

    原定的会议开始时间之前十分钟,李唐从办公室走了出来,走到会议室,招呼道:“时间差不多到了,请各位股东代表移步会议室。”

    他说罢,当先走进了会议室,坐在了会议桌的上首。

    几位老总总算是看到李唐露面,不过细心的人,很快就发现了端倪。

    “李唐今天的脸色不对。”

    “众城矿业最近又发生什么事情吗?”

    “是不是谁把他招惹了?”

    “走走,先开会吧,看看他怎么说。”

    大家陆续走进会场。

    都是在职场摸爬滚打了多年的老手,在场的人,也是职场上从千军万马的阵仗里冲杀出来的成功人士。

    对于会议桌上的座位,自然是知道有所讲究的。

    “来,陈总,你坐前面。”

    “不不,程总、李总,你们坐前面。”

    大家都是其乐融融,满脸堆笑的相互谦让。

    当然,这样的过程很短暂,大家也都比较随意,很快坐定,也没谁真的计较坐的位置靠前了,还是靠后了。

    每个人都在笑的时候,只有李唐一个人坐在上首,面无表情,冷若冰霜。

    这样的表情,这样的情绪,极少出现在他的身上。

    其他人一看,情况不妙!

    落座的一瞬间,所有人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了。

    他们感受到了李唐的情绪,也受到了感染。

    原本笑声不断的会议室,温暖的气氛,忽然间降到了冰点。

    坐在李兴朝后排的李欣琪,目光讶异的望着李唐。

    她也没想到李唐的身上,会表现出这种气质。

    也许这就是大佬的气场吧。

    她想起了爸爸以前对李唐的评价,在这一刻,居然跟现实吻合了。

    大家都在静静地看着李唐,仿佛那里就是光的方向。

    “今天把大家紧急召集过来,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跟大家商量。”

    李唐明白这件事情面临的严峻形势,所以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塔勒戈铜金矿项目,自去年开展勘探工作以来,已经取得了骄人的成绩。”

    大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心情沉重,这种情绪,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了。

    在他讲话的时候,大家都在静静地倾听。

    “勘探工作结束了,想必大家也收到了我们之前发送回来的喜讯。”李唐在讨论正事之前,还是先把情况再次说明:“塔勒戈铜金矿,目前为止,发现了三千一百万吨铜矿储量,一千三百吨黄金储量,七千五百吨白银!这是绝无仅有,史无前例的勘探发现!”

    这个消息,无疑是振奋人心的成就!

    有这样的发现和成就,举国欢庆都不为过。

    偏偏说出这件事情的时候,却用一个沉重的语气。

    在场诸位股东代表,纷纷面面相觑,有的人举起了手,却停在了空中,没法鼓掌。

    “这个矿的发现,是不是有什么猫腻?”有人试探性的问道。

    “如果是勘探过程中,因为技术问题,导致勘探储量数据有误,我倒认为不是很严重。只要不是全部造假,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讲清楚,看看接下来怎么补救吧。”

    “资金使用方面,是不是有什么我们不知情的内容?”

    “先不要猜了,李唐,到底什么事情,你跟我们直说。”

    大家看到李唐这种沉重的表情,都感觉到了事态绝对不会简单。

    “勘探数据肯定没问题!资金的使用方面,一直是由武矿集团的任箐箐副部长负责,每段时间都会给各位股东呈报财务报表,每一笔支出,都很清晰,不存在问题。”

    李唐简单说明了一下,免得大家胡乱猜测,“我今天把大家紧急召集过来,是因为采矿权的事情!”

    “采矿权?”大家不仅有些疑惑。

    “这个事情我是有所了解的。”

    坐在李唐旁边的牛福,一直都跟秦建设直接联系,获得项目的第一手讯息,“他们在猛国结束了勘探工作之后,直接就聘请了多方的技术团队,向猛国的监管部门申请开采许可证。”

    “这是好事。”

    李兴朝还没听出来具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不过还是主动站出来给李唐说好话,“我认为李唐的决策还是非常迅速的,对于项目的规划,都走在了我们考虑的前面。”

    “这个事情,确实值得表扬!”牛福也是赞同这种行为,“采矿权早点拿下来,我们也好准备下一步的计划。”

    “在申请采矿权的时候,我们碰到了麻烦。”

    李唐也不拐弯抹角,先把事情说清楚,免得大家瞎猜,“我们准备了齐全的资料,呈报到猛国矿产石油管理局,短时间内被驳回了三次。我感觉不对劲,然后亲自去跟猛国工业贸易部部长巴雅尔面谈,本来是想跟他们打听清楚,更加详尽的资料被驳回的原因。”

    “是我们资料做得不规范,不符合他们的要求?”有人问道。

    “不是资料的问题。”

    李唐说到了关键点,也不拖泥带水,简洁明了道:“我从巴雅尔的口中,了解到了猛国高层对于塔勒戈铜金矿的态度。”

    “什么态度?”

    “巴雅尔亲自跟我说,猛国的高层,不希望我们众城矿业掌握塔勒戈铜金矿的所有矿权。”

    “不希望我们掌握所有的矿权,具体是什么意思?”

    “他们希望引进西方的国际资本,参与进塔勒戈铜金矿的矿权开发之中。”李唐毫无保留的传达了巴雅尔传达给他的态度。

    一听这话,大家全都沉默了。

    也就是说,他们接下来的工作,将不会获得猛国监管机构的支持。

    除非他们满足了猛国方面的诉求。

    此时此刻,大家都理解了,为何会议开始的时候,所有人都是满脸笑容,而李唐一个人却是脸色冷峻。

    明白了前因后果,他们也高兴不起来。

    “他们是希望我们把整个矿权转让出去,还是说我们转让一部分矿权?”牛福那张大脸盘,如同不怒自威的狮子。

    “看起来他们胃口挺大的。”李唐也还没有跟对方谈论更深入的内容。

    “既然猛国的法律支持获得矿产资源的所有权,他们就没资格提出这种无理要求!”有人不满的呵斥道。

    “巴雅尔直接跟我说,若是我们死咬住矿权,一点都不松嘴,猛国的议会,将大概率拒绝给我们批准颁发采矿许可证。”李唐又补充了一点。

    “他们这种做法,分明就是在胁迫我们按着他们的方式在做事!他们是在侵害我们的合法利益!”

    “找到这么大的矿,猛国人内部,难免有人会起其他的心思。”

    “猛国对于战略性矿产资源,确实有相关的规定,颁发各种证件,签订开发协议,确实需要议会的投票。他们这么做,也有一定的合理性。”

    “我们拒绝他们的要求,矿权在我们手里,也是合情合理合法的。”

    “这样一来,我们将不会获得猛国议会的民心,采矿权的审批,以及后续的开发协议,将很难获得投票通过。”

    这件事情,无疑都调动起了大家的情绪。

    大家的讨论,也很快剖析了事件的核心。

    说来也简单,无非是利益的争夺。

    猛国人觉得华夏人占了太多便宜,心里不平衡,想要夺回来一部分。

    但是,他们的想法,显然不只是获取本该属于自己的那部分,甚至想把所有的矿权都收回来。

    “猛国要打造一个自由开发的市场,显然言不由衷,在这件事情上做的不地道。”

    “引入西方国际资本?”

    “这件事情,恐怕不是猛国单方面的想法,背后已经有西方资本在作怪了。”

    “哪一家国际资本公司在给我们添乱,莫非是比和比拓?”

    “西方的有些企业,有些人,做事确实不讲道义,眼里只有金钱。”

    在矿权争夺的背后,大家稍微思索,很快就有了更多的猜测。

    从李唐转述的巴雅尔的话语中,不难发现,猛国高层的态度,变化的实在是有些突然。

    要说背后没有人推波助澜,肯定是不可能的。

    牛福沉思了片刻,很快想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抬头看向李唐,问道:“你是什么态度?”顶点小说手机站 m.x11kt.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