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真桃花石帝国

第九十八章 天山(4)飞越天山(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两日后,在直接通往焉耆镇,有穿越天山的两条河流(后世乌鲁木齐河、乌拉斯台河)河谷作为依托的那条道路上,同样在黄昏时分,正行进着一支队伍,一支人数在五千人左右的队伍!

    黑夜里,在直接通往高昌镇的那条越过达坂天险的驿道上,则穿行着另外一支队伍,人数不详,这支队伍提前对前三十里进行了强遮蔽,以至于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西侧道路上的那支队伍。

    高昌城。

    高昌城曾是鞠氏高昌国的都城,又是天山军的驻地,自然是十分高大、坚固、广阔、繁华的城池,得知这各消息后,眼下的高昌镇守使(天山军军使)封常清陷入了沉思。

    说起来,自从程千里将他从碎叶镇长史的位置升迁到高昌镇镇守使的地位后,封常清若说没有感激是不可能的。

    如果他纯粹是一个目不识丁的武夫,可能他会毫不犹豫转到北庭都护府,但他毕竟是饱读诗书之人,又从小就在安西府兵家庭里长大,对于曾经对自己大力拔擢的孙秀荣不可能没有丝毫顾念之情。

    在怛逻斯时,实际上他的位置仅次于孙秀荣、荔非守瑜,由于荔非守瑜一门心思都在军队上,他实际上就是怛逻斯都督府的二号人物!

    故此,当他被程千里调到高昌后,以欣喜为主但带着些许惆怅也是自然而然的。

    来到高昌后,虽然他贵为镇守使,但实际上他又陷入到了以前在疏勒镇担任田曹、法曹、型槽时的冗务里,那种既贪墨,又互相恭维、提携,但勉强照顾到朝廷规制的境地里。

    那样的生活,大的面上过得去就行了,谁还管普通府兵、农户、商户等小民的死活呢?

    而在怛逻斯时,孙秀荣完全按照朝廷对于府兵的规制和官员的俸禄进行了田地和薪俸的发放,包括禄田多少,都完全按照规制来,没有丝毫僭越,在官职升迁上,自然是能者、忠者上,庸者、奸者下,作奸犯科者并无太大空间可以发挥的。

    连人精似的大太监鱼朝恩都被挤兑的无事可干,遑论其余人等了。

    这样的规制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不过,无论在哪里,他封常清都没有受到亏待。

    在怛逻斯时,他的禄田是最多的,禄田、俸钱、俸料、仆役钱也是最高的,人家孙秀荣、荔非守瑜实际上并没有禄田,只有俸禄钱。

    当然了,怛逻斯都督府发给他的那点禄田,等他到了高昌后就不值一晒了,他一上任,程千里、高仙芝就给了他大量的种子田,加上新官上任各位属官送的贺礼,就相当于他在怛逻斯干好几年的。

    但他并没有感到太过高兴。

    “自己无非是成了另外一个夫蒙灵察罢了,在这张大网下,由不得我不要,若是那样的话,我在高昌必定待不下去”

    他毕竟是经过大唐边境官府长时间熏陶之人,慢慢地就适应了。

    得知自己的“恩公”程千里被孙秀荣击杀后,他便打定主意与孙秀荣一刀两断了。

    “无论如何,这官位终究是圣天子赐予的,只有有我封常清在位一日,就不能做对不起大唐的事”

    回到眼前这件事上来。

    他很快恢复了惯常的冷静,就如同他以前在疏勒镇担任刑曹侦查、审理案件时那样。

    “彼等确实是黄昏时分离开的?”

    “千真万确”

    在怛逻斯待了几年后,封常清对仁勇都十分上心,虽然在唐军里有虞侯军,不过孙秀荣运作仁勇都的事并没有对封常清屏蔽,虽然不是所有的细节他都了解,但了解的七七八八,来到高昌后,他立即在天山南坡游牧的拔悉密部、达奚部安插了自己的人手。

    实际上也很简单,沿着上述那两条河流,突然多出来一个小部落或者几乎牧户,让其兼着驿站的差事,任谁也不会提防的。

    他眼前的这人正是他在遏索山守捉城安置的细作,名义上带着老婆孩子在那里放牧。

    封常清一下陷入了沉思。

    “确实有五千人之多?”

    “确实,全部是唐军打扮”

    封常清点点头,“依照大郎一贯的做法,他比唐军还要精简,五千人,对他来说应该可以当做一万唐军来用了,又走的是遏索山那条路,自然是为了避开东边驿道我等的耳目,不过这厮为何也在黄昏时分离开”

    “嗯,从高仙芝围困碎叶城,到大郎收到消息,也就是四五日的事情,又要准备粮草,肯定是仓促就行的,不过大郎此人一向狡诈,还是不可大意啊”

    “驿道可有动静?”

    封常清看向另外一人,那人自然是他放在东边那条穿越达坂天险驿道的细作,不过自从达坂城被碎叶军攻占后,碎叶军对城堡以北的唐军据点和细作进行了清理,对南面的驿道双方也多次交手,据点就不要想了,无非是能安置细作罢了。

    于是,这名细作也只能探查达坂城以南的情形。

    “回禀镇守使,至目前,尚未有大军行动的迹象,在下在北边也有消息来源,但也没接到消息”

    “那人确实可靠?”

    “镇守使,那人是在下的亲弟弟,应该没有问题”

    封常清暗忖:“大郎这厮需要遮护广袤的北庭之地,能够趁着安西大军西去而南下的最多一万,西边已经出动了五千,就算其中有一些部族骑兵,那也不少了,依着他的情形,将军力集中在一路才是正经”

    “若是又在东面暗中安置一路,最多也就是五千人马,还要连过达坂南堡、白杨河堡两堡,沿途有都是烽火台,想要悄没声息地南下谈何容易?”

    “多半就是西边那一路了,那条道路崎岖艰险,大郎的队伍能够接近遏索山守捉城就不错了,何况.......”

    ......

    令封常清意想不到的是,遏索山守捉城距离轮台城还有两百里路,这支南下的队伍竟然在两日就抵达了,抵达后并没有立即对卡在两山间、横跨河流的城堡展开攻击,而是就在城堡北面扎下了大营。

    次日一早,这座大营就被包围了!

    率领这支队伍正是驻扎在卑陆县博格拉营的都尉高庭晖。

    见到此情形后他并没有惊慌,而是依托大营展开了防御。

    大营正中,搭起的高台上,高大的高庭晖眼神也有些凝重了——从四面八方过来的唐军起码有上万人!

    所有的唐军都有甲胄,至少一半还有铁甲,虽然没有战马,但一万大唐步军还是相当可观的,高庭晖以前是妫州清夷军都虞侯,自然知道一万唐军的厉害,在一般情形下,在没有阴谋诡计的情况下,双方在野外展开浪战时,很少有能战胜唐军的对手!

    一开始,双方都是用弓箭、弩箭压制对方,以掩护进攻者、防御者,在大营的栅栏前展开了激烈的攻防战。

    与普通唐军的营寨不同,碎叶军行军是很少携带木头,那东西太过沉重,而是选择在有树木的地方就地取材扎营,他们的利器还是孙秀荣屡试不爽的草袋子,少量使用树木,大量使用装填土石的草袋子是不二法宝,树木不过起到固定作用而已。

    封常清猜的不错,这次高庭晖带来的只有两千碎叶军,剩下来的全部是熟知当地地形的拔悉密牧户府兵。

    当然了,这两千碎叶军都是从天山郡四个营头抽调出来擅长山地行动的士兵,其中有五百重步兵,五百轻步兵,五百强弩兵,还有五百各个兵种都有的,自然是用来作为预备队的。

    而新成立的拔悉密三千牧户府兵则全部带来了,他们倒是每人获得了一件唐军夏季战袍,一把北庭出产的长矛,每人还有一把横刀,弓箭则还是利用以前自己的。

    次日,唐军终于用上了力数达到五石的、需要两个人用绞盘绞动的伏远弩!

    伏远弩的弩箭重达一斤,箭头几有一寸粗细,如果是铲型箭头,还能将栅栏切断,但由于伏远弩明显是拆卸后分开背到此地后临时安装的(伏远弩有轮子),带来的并不多,大部分弩箭都射进了沙袋子装填着土石的草袋子里,碎叶军的营墙是用三层草袋子垒成的,若是用弩箭有手臂粗细的车弩,自然不能维持多久,但仅仅伏远弩还是不在话下的。

    三日后,唐军的“正常进攻”失败了,他们除了在营寨前丢下了一些被碎叶军用单体弩、角弓弩杀死的士卒外便一无所获。

    第四日,他们真正的进攻开始了!

    一小队大约一百的陌刀兵在铁质大盾的遮护下朝着一面营墙慢慢靠了过来!

    此时,想用角弓弩进行抛射也起不到作用,陌刀兵全部遮护在厚实的铁甲里,其后跟随的多半是唐军里真正的、拿着重型武器的重步兵,他们顶着小盾,同样不惧弩箭的抛射!

    一旦让他们抵近,区区四尺高的草袋子营墙绝对阻止不了陌刀兵和重步兵的冲击!

    不过高庭晖也不是全无准备。

    就在唐军在盾牌的遮护下慢慢靠近时,预备队里的人抗来了十根黑铁管子,只见那些黑铁管子约莫三尺长,口径与碎叶军以前用过的火炮差不多,但长度、厚度都差了一些。

    这些是碎叶军早就有了,但一直没有拿出来使用的专门用于山地作战的短管火炮,与三百斤重的陆战炮相比,山地炮只有一百五十斤重,两个士兵就可以抬着走,非常便捷,其射程约为陆战炮的一半,大约是三百米,但用的铁蛋却与陆战炮一样!

    一百米!

    五十步!

    到了这时,高大的陌刀兵便跑了起来!顶点小说手机站 m.x11kt.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